当传统出版业遇上电子杂志的数字传媒

来源:【雅志】电子杂志制作 | 更新:2018-08-16

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,图书出版业正表现出新的发展趋势,随着新技术应用,电子杂志的强势爆发,产业融合的态势越发明显。同时,也给传统出版业带来了机遇和挑战。

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,图书出版业正表现出新的发展趋势,随着新技术应用,电子杂志的强势爆发,产业融合的态势越发明显。同时,也给传统出版业带来了机遇和挑战。

电子刊物

面对新的电子期刊、手机微杂志等阅读形式,传统出版业如何调整?本届书博会那些新产品,又带给我们怎样的启示?

正视多元阅读并存现状

6月2日,专程带孙女来书博会淘书的廊坊市民刘清江说:“每次有与读书相关的活动,我都尽量带孙女参加,就是为了让她多感受读书的氛围,不要像她的父母一样,回家就捧着手机。”

没人否认,这是个阅读方式加速改变的时代。

与数字化碎片阅读持续升温相对的,是纸质阅读的严重不足。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今年4月发布的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,2016年我国成年国民手机阅读率高达66.1%。成年国民手机阅读率、阅读时长连续8年增长。同时,10.5%的国民表示,2016年减少了纸质读物的阅读。

人声鼎沸的书博会上,同样传出这样一种疑虑:电子期刊时代,传统图书出版业还有没有前途?

专业人士认为,互联网时代,人们的阅读习惯和方式正在发生转变。如何在坚持出版品质的同时,提升用户对出版物内容和产品的注意力和关注度,是出版业的现实挑战。

科技进步带来的阅读方式变革,一方面大大提高了内容的传播效率,另一方面,会不会锁死传统出版业的出路呢?

内容创作者们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著名作家何建明说,作为创作者,他理解读者阅读方式的变化,将读屏与读书有机结合是一种顺应时代发展的阅读方式。但作为创作者,在网络时代应该有创作定力,有正确的劳动观,用几天、几个月的时间创作一些低水平的作品,并希冀一夜暴富的创作观念是不正常的。

出版从业者们也在考虑这个问题。

湖南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陈新文说:“读屏有着快速、及时、交互、便捷的优点,这些是传统阅读所不具备的。但是,读屏需要有效地加以完善和引导。”他认为,仅仅有电子书、平板电脑或者其他数字化深度阅读的工具还不够,还需要适合数字化深度阅读的内容作支撑,用好的内容去抢占数字媒体的市场和阅读空间,而不是放任低俗化、娱乐化的内容泛滥成灾。

读者同样在考虑这个问题。

廊坊市民宋先生认为,书籍形式的变革,从来就是向着材质更轻、阅读更方便、传播更快捷的方向迈进。人们可以利用碎片时间,通过手机阅读来获取信息、新闻,但闲下来的时候还是要读书。

本届书博会留下了这样一组数据:自5月31日开展以来,入场观展人数81万人次,订货码洋42.3亿元,展会现场和惠民书市销售码洋4100万元。

业内专家表示,从本届书博会上参展人数和销售数据,可以看出读者们的阅读取向。因为阅读主体的多元化,电子杂志与传统阅读之间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,二者仍有并行发展的空间,传统出版业则必须正视这种多元阅读并存的现状。

融合发展仍须坚持“内容为王”

6月1日,中南传媒的展区内,备受关注的《走向世界丛书》100卷首次亮相,《中国古代历史图谱》《世界佛教美术图说大典》等大部头集中展出。这些文化集成类图书,既是中南传媒展台的“门面”,同时也成为媒体和读者关注的对象。

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说,这些图书编辑出版动辄耗时二三十年,这是中南传媒一代又一代人对出版的坚守。“出版就是一个要靠积淀才能做起来的行业,它不可能一夜暴富,做了这个行业,就要守住它的本真。”

大众娱乐化时代,越来越多的出版社选择向市场妥协。在山东展区,一家出版社展出的养生、烹饪系列图书受到读者和参展商青睐,不仅展览样本早早被抢购一空,订货数量之多也让出版社始料未及。

在图书市场,畅销书是大多数读者眼中最闪耀的作品。中南传媒旗下的博集天卷、浦睿文化等出版机构,便因畅销书不断而吸粉无数。不过,在龚曙光看来,这些备受读者追捧的畅销书虽然重要,却并非中南传媒所追求的终极目标。

龚曙光认为,出版机构必须承担起自己应有的社会责任,搜集、整理、出版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内容。

“在大众娱乐化时代,出版业要坚守传播优秀文化的责任,提供更多的时代精品。”河北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杜金卿认为,在出版内容上走精品之路,是我省新闻出版业一直以来坚持的发展战略,并由此形成了具有广泛影响、独具特色的冀版出版物品牌。

期刊设计

什么样的出版物才是精品?在杜金卿看来,弘扬主旋律、唱响时代精神的作品,是读者喜闻乐见的精品。

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的重要读本《知之深 爱之切》是本届书博会上河北展馆的焦点之一,除了在本届展会上备受追捧,这本书已经在全国发行超过350万册;《大山教授》《幸福播撒太行山》等记述李保国同志感人事迹的图书相继出版,在全国产生强烈反响……

深入生活、扎根人民的作品,也是读者喜欢的精品。

北京出版集团总经理曲仲介绍,作为北京馆的“主力军”,北京出版集团携1000余种精品出版物参展,带来了一批反映时代声音,书写中国故事的精品力作。

比如,《人民的名义》以宏大的格局、深刻的思想与动人的情节,写出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风骨与正气之歌。《中关村笔记》,选取了柳传志、王志、冯康、程维等不同时代、成就卓著的代表人物,以30多万字书写了中关村几十年的风云激荡,展现大国崛起与不断创新的精神,展现一代人的中国梦如何一步步成为现实。

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马国仓表示,近年来,出版产业化快速推进,出版单位通过改制成为市场主体,可以更加灵活地参与国内、国际文化市场的竞争。

“但同时,出版产业化具有两重性。当前,受市场和大众娱乐化取向影响,出版快餐化、低俗化、浮躁化的行为越来越多。市场的逐利性可能使一些出版机构单纯追逐利润,迷失了方向,忘记了使命。”马国仓说。

他认为,内容建设是出版业的核心,是决定出版企业生存与发展的关键所在。出版业实现融合发展,仍要始终坚持“内容为王”,在遵循新媒体传播规律的同时,坚持实施精品战略。

内容与技术有机结合才能形成产业发展的有效推力

只要用手机扫扫书页上的二维码,原文、注释就能通过语音听到。本届书博会上,在河北展区河北冠林数字出版公司展台前,来自廊坊的张老先生对可以听的《资治通鉴》特别感兴趣。“年龄大了,眼神不好,可以听的史书很实用。”张老先生说。

在哇阿儿童智慧课堂展示区,河北腾科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利用先进的AR技术,将投影仪的位置、角度与计算机图像处理技术相结合,打造实时互动的3D课堂效果,吸引了大量家长和孩子参与体验。

本次书博会上,技术创新是一大亮点。

在辽宁展区,一堂生动的关于3D打印技术的讲座吸引了许多家长和孩子前来聆听。本次讲座由辽海出版社举办,旨在通过新书《神奇的3D打印世界》的推介,触发学生们的创新灵感,提高他们的动手实践能力,培养探索精神,增强创造能力。

中华商务联合印刷(香港)有限公司借由本次书博会,通过高品质图书及安全防伪产品、文化创意、AR/VR与图书的融合产品、RFID及二维码的研发与系统集成等几大展示区,向观众呈现了传统印刷企业积极运用互联网和智能化技术,从被动加工制作向主动创造价值、延伸合作方向转变带来的显著成效。

传统出版业谋求与新技术、新产品和新业态融合,目的在于提高新产品研发能力和创新能力。

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张建康表示,现阶段,出版机构对新技术的认识与把握程度依然存在不足。内容产品生产与技术的结合程度,标志着出版企业转型的深度。出版业只有融入新媒体产业环境,提高产品与服务的技术含金量,才能最终强化自身的核心竞争力。

随着数字化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,出版物的概念,正在随着科技的进步逐渐扩大外延,传统出版行业正在寻找转型出口。

“文化+科技”的创新方式,已经体现在了河北出版传媒集团的诸多新产品、新业态上。本届书博会上,河北展区展示的有声读物、在线教育、立体营销等新业态,就吸引了广大参展商和读者的目光。

据了解,目前河北出版传媒集团拥有冠林数字出版公司等6家新兴业态企业,40多个数字出版项目,涉及在线教育、网络阅读、影视动漫、手机游戏、有声读物、立体营销等。

为促进河北出版业创新发展,河北出版传媒集团大力实施以20多个重点项目为支撑、总投资200多亿元的“出版产业创新工程”,其中河北出版物发行中心、河北数字印刷产业园石家庄基地等11个重点项目已经建成并投入运营。

“出版业的发展,既离不开内容建设,也离不开先进技术的有力推动。技术建设与内容建设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,二者有机结合才能形成产业高速发展的有效推力。”杜金卿认为。

他表示,在技术创新上,一是可以利用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推进内容生产,优化内容资源制作、存储、分发流程,提升数据处理能力,实现信息资源整合的现代化、专业化和规模化。二是充分利用移动互联网技术,借助移动通信技术平台,创办有特色、有影响的移动互联网创新产品,扩大在移动终端的覆盖面和影响力,把握移动互联网的市场发展机遇。